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价下调对煤市的影响分析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00:48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电价下调对煤市的影响分析

煤炭、电力都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商品,煤炭价格变化直接影响电价,电价变化又影响着各行各业的价格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因此,煤电价格一直是我国政府宏观调控的重点,也是社会各方面关注的焦点。

4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为降低企业成本、稳定市场预期、促进经济增长、有扶有控调整产业结构,适当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一是按照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约2分钱。二是实行商业用电与工业用电同价,将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减轻企业电费负担。继续对高耗能产业采取差别电价,并明确目录,加大惩罚性电价执行力度。三是利用降价空间,适当疏导天然气发电价格以及脱硝、除尘、超低排放等环保电价的突出结构性矛盾,促进节能减排和大气污染防治。

在我国煤炭价格不断处于下行通道的情况下,国务院适时调整降低燃煤上网电价,很显然再次启动的是“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是利用该政策的有利规定,为煤电上下游相关行业和方面带来政策红利。

2012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自2013年起,取消重点合同,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继续实施并不断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其中,由于文件下发时重点合同电煤与市场煤价格接近,2012年上网电价没有进行调整。

2013年以来,由于需求疲软,供求过剩日益明显,国内动力煤价格普遍出现显著下滑。2012年12月《意见》下发时,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和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公布的5500大卡样本动力煤加权平均价格分别为635元/吨和536元/吨,2014年,二者均价分别降至523元/吨和425元/吨,两年时间吨煤价格分别累计下降112元和111元。

结合煤价下降幅度和发供电平均煤耗,按照《意见》中确定的煤电价格联动方案测算,2013年和2014年两年时间国内多数地区燃煤机组上网电价每千瓦时应该累计下调3.7分左右。事实上,2013年和2014年两次燃煤机组上网电价下调之后,仅有江西下调4.17分,江苏和浙江各下调3.6分,河南下调3.21分,广西下调3.18分,广东下调3.1分,湖北下调3.08分,上海下调3分,其他省市区下调幅度均在每千瓦时2分以下,其中多数省区市下调幅度更是不足2分。也就是说,《意见》下发两年多来,绝大多数地区电价下调幅度明显低于煤电联动确定的标准。

什么原因导致近两年有关部门没有按照《意见》确定的标准同步下调电价?有种观点认为,有关部门这样做是因为担忧在煤炭市场供求过剩的情况下,电价下调越多将导致发电企业对煤价的打压越大,最终给煤炭企业生产经营造成过大压力。

事实上,两年多来,在电煤需求疲软,煤炭市场供求明显过剩的背景下,即便电价没有按照方案同步下调,煤价也没有停止下滑步伐。有消息称,近日环渤海5500大卡下水煤已经偶见低于420元/吨的成交价格,这一价格与两年多前《意见》下发时相比,吨煤下降将近200元。

此次下调电价,全国燃煤发电机组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下降约2分钱,是2013年以来下调幅度最大的一次。电价下调后会导致煤价进一步下降吗?对煤炭市场的整体影响如何?

2015-2020年煤炭电力行业深度分析及“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报告显示,对于燃煤发电企业来说,每千瓦时电价下调两分钱,其效果等同于5500大卡电煤吨煤价格上涨50元。为了维护企业盈利水平,电价下调后发电企业或许会提出进一步降低煤价的要求,甚至不排除部分发电企业会通过暂时减少采购等手段来迫使煤炭企业进一步降低煤价。但是,当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平仓价降至420元/吨时,还能保持盈利的煤炭企业已经极少了,绝大多数煤炭企业已经陷入或濒临亏损。这种情况下,即便发电企业要求进一步降价,煤价还能有多少下降空间呢?

相反,电价下调可能会给当前煤炭市场带来一定积极影响。

首先,可能会加速部分煤矿关停,促使煤炭市场更快重新趋于均衡。因为目前煤价下降空间实在已经不大,如果出现发电企业通过暂时减少采购等手段来迫使进一步降低煤价的情况,煤炭企业销售难度势必会进一步加大,而销售难度的加大或将促使部分煤矿尽早停产,从而有助于煤炭行业深度调整和煤炭市场重新趋于均衡。

其次,电价大幅下调有助于稳定发电行业和企业市场预期,对煤价的打压可能会有所减弱。如果煤电联动按照既定方案坚定执行,煤价下调之后,燃煤机组电价也会同等幅度下调,发电企业最终将很难从煤价下调中获得明显好处。意识到这一点并形成稳定预期之后,发电企业对煤价的打压可能反而会有所减弱,最终有助于构建合作共赢的良性煤电关系。

再次,降价有助于电力需求回升,并最终带动发电用煤需求好转。此次电价调整不仅下调了上网电价,而且基本同步下调了销售电价。终端用户用电价格降低意味着生产成本下降,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最终使用电需求增加,并带动煤炭需求好转。

最后,电价降低或多或少也会降低煤炭生产成本。用电成本在煤炭生产成本中占比虽然不是很高,但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项,部分煤矿吨煤用电成本超过7元。如果销售电价每千瓦时下降1.8分,对于山西、内蒙古和陕西的煤炭企业来说,吨煤生产成本或将降低0.2-0.3元。

由此可见,由于目前煤价下,巨大多数煤炭企业已经处于或濒临亏损,电价调整后煤价很难进一步回落。相反,因为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整体较大幅度下调,最终将给煤炭市场带来一定积极影响。可以说,此次一个煤电价格“联动”政策,撬动实现的是多方利好。对待这一政策的实施,我们需要叫好,也值得期待。

甘肃G4初效过滤器

太原分切刀

杭州水曲柳价格

合肥微波催化反应器